我怀孕了,你娶我吗?

我怀孕了,你娶我吗?

1

夜,已深。

处于半山腰的私人度假别墅内,安慕希盘腿坐在沙发上,面无表情的盯着今日分分钟转发上万的微博头条。

确切的说,她是盯着头条照片上的男女。

心里咯噔一下,一股不安油然而生。

没有细想,她跳下沙发,换了一套衣服,素面朝天的出门了。

不管他厉时御什么原因,她清楚的记得,新婚契约里并没有说允许双方出轨!

煌宫酒店。

安慕希把车停在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,她披下长发,戴上墨镜,确定自己不会被一下认出来之后,下车,谨慎的朝酒店走去。

毕竟是来抓/奸的,不能太高调。

5082总统套房内。

厉时御吻着叶菲然的动作忽地一僵。

叶菲然疑惑,抬起水眸痴迷的看着男人轮廓分明的脸,红唇娇吟欲滴一张一合,“御,怎么了?”

闻声,厉时御不可微观的拧了拧眉,快速压下内心突然闪过的一丝异样,柔和的看着怀里的女人,薄唇轻言,温柔至极,“没什么。”

霸道不失宠溺的吻,旋即落下……

5082的房间门口,安慕希闭上眼睛,给自己一把加油鼓励后,滴的一声,打开了房门。

“唔……啊……”女人的声音从套房的卧室里传出来,安慕希心一颤,垂在两侧的双手逐渐收紧成拳。

她怔在原地,这个方向刚好能把卧室里的现场直播分毫不差的收近眼底。

男女之事人之常情,可是这一刻,她俨然觉得这种事情从未有过的恶心。

一瞬间,如鲠在喉,心底悲愤交加,安慕希拽紧粉拳,香了香口水,忽然有点后悔出现在这里。

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的滋味的确是不好受。

可长期修炼来的冷静令她没有哭闹的打算,而是快速压下情绪,抹掉眼眶泛起的水雾,纤白的素手从挎包里掏出手机,对准那对男女身影……卡嚓!

五张连拍!

最后一张还是厉时御猛然回头的动作,正好将他妖孽的五官收进屏幕!

完美!

偷拍被发现,安慕希被那道凌厉的目光惊得手机差点掉在地上,不敢再犹豫,她撒腿就跑!

“Shit!”厉时御的俊脸顿时黑沉一片,低咒一声,刷的从女人身上一跃而起,动作帅酷的套上深蓝色的浴袍,皱着英眉,脸色阴沉的快步走到门口,可空荡的走廊,哪里还有安慕希的影子。

该死的女人,跑的还真快!

但是,你以为你跑得了吗?

厉时御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,英挺的眉拧成了川字,优美的脸部线条紧崩着,心头的怒火腾腾往上窜。

该死!

安慕希,你死定了!

提心吊胆的冲出酒店,却险些与不知何时围堵在门口的记者撞个正着,安慕希咒骂一声,下意识的就往回跑。

可是,等等!

为什么要跑?出/轨的又不是她,小三又不是她,她到底为什么要跑?

这么一想,安慕希咬咬牙,心一横,转身,走了出去。

抬头挺胸,优雅从容!

即便被出/轨了,也不能丢了该有的姿态!

也不知道那些记者是收到了什么风,把整个酒店门口都堵的水泄不通!

门口,迎接她的,是疯狂的逼问和刺眼的镁光灯。

“厉夫人,你是来抓/奸的吗?”

“厉夫人,对于厉总裁出/轨一事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2

安慕希一身素色长裙,精致的脸上未施任何粉黛,却依旧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美,微卷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胸前,她背光而立,举手投足间无不透着高贵典雅。

恍然间,有些拍照的男记者竟看的忍不住失了心神。

于记者毫不忌讳连珠炮似的逼问,安慕希始终持着一抹淡雅的微笑,那种自信,那种优雅,带着从骨子里透出的高傲,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即将婚变的可怜女人。

“谢谢大家的关注,我想这是个误会,我相信我的丈夫!”

此话一出,静默三秒,旋即又炸开了锅。

“厉夫人,请问你是不是因为害怕得罪厉总,所以才想帮他隐瞒出/轨的真相?”

“据说厉总一个月不回一次家,请问这是真的吗?”

“如果你们感情真的很好,为什么至今没有怀孕的消息?厉夫人,这是不是就是厉总出/轨的原因……”

轰!安慕希伪装的镇定在记者毒舌的逼问下一点一点的崩塌,她抓着包包肩带的手忽然紧了紧,唇角的淡笑开始龟裂……

“我们很快就会有孩子!”

突兀,一道清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万簌俱寂!

安慕希浑身一僵,来不及回头,腰上便搭上来一只手,旁边,男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鼻而来。

只是,夹着女人的香水味,令她反感至极。

厉时御别过脸,深不见底的黑眸恍若黑洞,深深的凝着表情僵硬的安慕希,外人看来,他们像是在深情对望,可是只有她知道,他此刻的眼底,翻涌着的是怎样的惊涛骇浪。

“厉总,今晚的事您可以跟我们解释一下吗?”总会有人不怕死。

“你是哪个报社的?”厉时御回眸,漫不经心的语气听不出情绪,可是那双深沉凌厉的眸子,和身上那股与身俱来据傲尊贵绝不容许忽视。

那名男记者后怕的颤了颤,忍不住回答,“我……我是风尚报刊的……”

“很好,明天,风尚报刊会在同行消失!”

一句话落下,全场噤若寒蝉!

没有任何人敢在出声,因为他们都知道得罪了厉时御会是什么下场。

厉时御搂着安慕希,从容优雅的越过人群离开了酒店。

不远处,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已在等候。

“总裁,夫人!”风尘恭谨的喊道,打开了车门。

然而,画风突变!

车门刚被关上,安慕希纤细的脖子就被突如其来的大手死死的掐了住,猝不及防,来自脖子上的窒息感让她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。

风尘被惊到,弱弱了喊了声,“总裁……”

“闭嘴!开车!”一声怒吼!

风尘无奈,只能默默的发动车子。

也不知道夫人是怎么惹到这活阎王了,只能让她自求多福。

“该死的女人,拍的挺带劲?照片呢?”

“呃……”安慕希本能的抓住男人的铁腕,生不如死的窒息中,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,慌乱中,她挣扎着从包包里颤抖的拿出了手机。

厉时御力道一松,直接将女人甩开,没有一丁点的犹豫和怜惜。

安慕希的背狠狠的撞上对面的车门,很疼,此刻她却觉得如获重生,一手撑着座椅,一手捂着胸口,大口大口的呼吸……

“咳咳……”

3

厉时御冷眼不屑的瞪了她一眼,随即将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干净之后,顺手就将手机随手抛出了窗外,跟丟垃圾一样,没有半分的犹豫。

“啪啦!”旁边恰巧一辆大车经过,手机被车轮碾碎的声音隐约可闻。

“你!”安慕希被他的举动气的脸色由青至白。

出/轨了还能这么面不改色这么嚣张跋扈的,估计也只有他厉时御了!

“怎么?不服?”厉时御以雷霆之势捏起她的下巴,深邃的眸底满是挑衅,“安慕希,我可真是高看你了,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有多么愚蠢吗?”

他料到她会来,倒是没料到她竟敢给他拍照!

预料之中的嘲讽和阴鸷。

安慕希掩下心底的受伤,强装镇定的直视他,冷笑,“难道厉总今天的行为就很理智?”

厉时御幽眸微眯,眸底划过一丝狠戾,他收回手,找了个舒服的坐姿,轻描淡写的说道,“结婚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。”

安慕希怔了怔,徒然有种醍醐灌顶的觉悟。

是啊,他厉时御是谁,女人最想睡的男神Top1,想倒贴她的女人数不胜数,有一天他会出/轨也是正常的。

厉时御别过脸,优美的唇角挂满桀骜与讥讽,“安慕希,你难道忘了婚前契约写了什么?”

“我没忘!”不然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,还差点被他掐死。

安慕希拽了拽粉拳,“契约里写的很清楚,谁都不许给谁戴绿帽!”

厉时御怒极反笑,只是那笑不达眼底,看着极其危险,“呵,绿帽?看来安小姐并没有仔细看合同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第158条,乙方出/轨直接离婚,并净身出户,甲方出/轨须在甲方爱上乙方的前提下方能成立,否则均判为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!”

安慕希,“……”

这是什么鬼逻辑?她出/轨直接被扫地出门,他出/轨就要满足条件?

所以他现在是想告诉她,她满足不了他,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纯属男人生理需求?

那她是不是应该放个鞭炮庆祝一下他找到了能让他纵欲的对象?

还能在无耻点吗?

“安慕希,我不爱你,所以你的控诉不成立。”

安慕希咬牙切齿的瞪着他,虽然知道他不爱她,可是听他亲口说出来,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难受。

“厉时御,你无耻!”

“谢谢夸奖!”

安慕希,“……”

“还有,不要以为你在记者面前说那种话我就会感谢你,你应该知道,我没理会那些无聊的偷拍,就代表我无所谓他们怎么抹黑。”

“是吗?那么也请厉总不要误会,我说那句话,也不过是为了挽回自己的尊严!”

殊不知,这句话,才是真正为了尊严。

当时为什么在记者面前说相信他,她不会告诉他她是不由自主脱口而出的。

她不想他被恶意攻击!

只可惜,人家根本不领情。

厉时御拧了拧眉,“时日不见,你倒是学会伶牙俐齿了。”

“谢谢夸奖!”

厉时御,“……”

4

车子在别墅区缓缓停下,可还没完全稳住,安慕希便直接推门下车。

不料,前脚刚跨出去,后脚就被一股蛮力给拽了回来。

猝不及防,安慕希咚的一下就这么硬生生的撞进了男人冰凉的怀抱里。

狭窄的空间里,气氛,有点僵,有点沉!

专属于男人独特的气息刺激着她每一个感官,安慕希的心跳骤然加快,这一刻竟然忘记了该怎么反应。

与这个男人结婚三年,他们虽是夫妻,却是名存实亡,甚至比陌生人还要陌生,亲吻,拥抱,这些爱人之间的亲昵,从未有过。

是的,从未有过!

以至于现在,不过就是一个冰冷的毫无温度的怀抱,她都觉得奢侈。

我们很快就会要孩子。

脑子里突兀跳出他刚刚在记者面前说的话,安慕希的心脏猛然像被什么撞了一下。

她回过神推开面前的男人,精致的小脸不知是羞还是怒,竟有些通红,“你干什么?疯了吧?”

厉时御,“……”

他或许是真的疯了,否则,抱着她的时候,他的心底生起的那是什么感觉?

那种感觉,令他莫名的烦躁,刚刚车没停稳安慕希就下车的时候,自己是条件反射的去拉住她,但出于什么原因,他懒得去想,也不想知道。

厉时御不动声色的掩下莫名生起的情绪,扯了把领口,看着她,凌厉的眼神像是要将她拆骨剥皮,活活吞噬,“该死的女人,别以为在我车上寻死你就能捞到什么好处,我已经给了你一个厉太太的身份,别再奢望其它不该奢望的东西!”

阴沉沉,冷冰冰的甩下一句话,厉时御开门下车,潇洒决绝!

砰!

死寂的夜!

暴力的关门声!

奢望不该奢望的东西?

厉时御,你知道吗,能成为你的妻子,已经是耗尽了我毕生的好运气,我还能在奢求什么呢?

安慕希呆愣的看着男人消失的方向,心下一阵叹息。

“夫人,您刚刚的行为的确十分危险,还是请您别这样了。”风尘的声音讪讪传来,总裁那一刻的脸色太恐怖了!

分明就是关心夫人的吧?!

正准备下车的安慕希怔然看向他,“我……怎么了?”

风尘惊讶,“难道您不知道,您刚刚开车门的时候车还没停稳么?”

安慕希,“……”

好吧,她其实是真不知道,当时脑袋又乱又沉的,感觉车速慢下来,她下意识的就开门了……难道,厉时御刚刚突然拽她,还说她想死,就是因为这个?

那么……他是在担心她?

然而想法一出,安慕希便心下自嘲。

期待一个已出轨的男人关心,安慕希,你才是疯了吧?

“谢谢你!风特助,我以后会注意的,那你路上小心,再见!”安慕希微微一笑,挥手道别。

她的长相并非倾国倾城,气质却是非常温婉淡雅,待人接物也都非常温和,特别是她微笑的时候,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,和她在一起,能让人感觉很轻松。

风尘怔了怔,怎么也没想明白,这么好的女人,总裁为什么不喜欢呢?

难道,真的是因为那个女人吗?

安慕希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卧室,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她皱了皱眉,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怎么样。

被她抓/奸在床居然还能如此心安理得?

简直不要太嚣张!!

她自认自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,忍下踹浴室门的冲动,安慕希从衣柜拿了睡衣去了隔壁的房间。

与其待会儿被他赶,还不如高傲的自己滚。

门在下一刻被打开,厉时御从弥漫着水蒸气的浴室中走出来,下身裹着浴巾,一只手随意拨弄着湿漉漉的碎发,水珠飞溅带出一丝狂野不羁的味道,脸部冷硬的线条在雾气的晕染下显得柔和了几分。

凌厉的凤眸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卧室,却没有看到某个女人的影子。

男人英挺的眉宇不自觉的拧起。

该死的女人,死哪去了!

不见人,也没找的意思,厉时御俊颜冷漠的微扬着下巴,迈着笔直的长腿走向前面的大床,举手投足充满了高高在上的意味。

不知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刀削般的薄唇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,黑眸也越发的深沉。

###5

深夜,偌大的别墅里一片静谧。

“……别走……妈妈……”

“小希,妈妈爱你,你一定要替妈妈好好活下去,记住妈妈的话,不要去报仇……”

“不!妈妈……妈妈……”

“不!”

安慕希再次从噩梦中惊醒!

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脸色惨白,额头冒着细细的冷汗,胸口的位置隐隐疼着,精神涣散,表情呆滞。

砰!房间的门徒然被人一脚踹开,灯,亮了。

安慕希一惊,骤然回神!

她拧着挂满冷汗的秀眉,戒备的看着门口的男人。

简单粗暴的出场方式,除了他厉大总裁还能有谁?

厉时御一身深蓝色的浴袍走近,领口随意敞开,露出淡蜜色的胸膛,往上是一张俊美到令人窒息的脸,深邃的五官,讳莫如深的凤眸,几缕碎发凌乱的贴在额前……

致命的性感!

安慕希情不自禁的香了香口水,苍白的脸上居然浮上两抹淡淡的红晕。

她别过脸,带着一种非礼勿视的小傲娇。

可下一刻,她又发觉什么不对劲,回头瞪向缓步走来的男人,顺手拽起锦被护在胸前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该不会是她刚刚做噩梦吵到他了吧?

厉时御抱着双臂,居高临下的睨着她,看着她防备的动作,嘴角的讥讽更深,“别自作多情,我对你没发育的身体没半点兴趣!”

要不是她好短短的鬼叫,他能来?

安慕希,“……”

没发育?

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围,好歹也有B吧?居然还说她没发育!

安慕希恼羞成怒,紧绷的神经却因为他这句话反倒松了几分,“那倒是,毕竟厉总的口味不是我这种小虾米能满足得了的!”

轻描淡写的冷嘲热讽!

厉时御站在床尾,暗沉的眸子死死盯住那张傲气的小脸。

来自天生的掌控欲,令他极度不满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的这种姿态。

冷静,高傲,不把他放在眼里!

嘴角抿着一抹残忍的笑,厉时御突然提步逼近,声音冰冷而刺骨,“是么?可我也不介意偶而换换口味!”

安慕希一怔,来不及思考他的话,就看到一抹黑影忽然从眼前闪了一下,回过神,她那纤细的脖子已经不知何时落入了男人的大掌中。

又是那种生不如死的窒息感!

和那种生命被人掌控的无助感!

安慕希本能的挣扎,皱着眉死死的瞪着在眼前放大的俊脸,此时阴鸷的可怕。

这个男人,又在乱发什么疯!?

厉时御的眸底聚集着一团烈火,幽冷的视线扫过女人,许是挣扎的缘故,一边的肩带已经滑落了下来,香肩暴露在压抑的空气中。

眸色沉了沉,厉时御喉咙顿时一紧。

他是个不愿意压抑自己的人。

于是,转瞬间,已然被他掐的喘不过气的安慕希就被他强势的压在了身下,大掌随手一扯,女人的睡衣应声破碎,心也如同在这一刻被他撕扯下来,七零八落,不复存在。

5

“咳,咳咳……”安慕希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口喘息,脸色青白交替,在他面前长期锻炼出来的冷静轰然倒塌。

“咳……放开我!”

厉时御轻而易举的扣住她胡乱挥舞的拳头,她的抗拒,挣扎,令他的怒火一再升高!

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!

更没有人敢无视他!

“装什么?你千方百计嫁给我,现在又穿成这样,不就是为了这个?”厉时御目光阴沉愠怒的瞪着她,攥紧她手臂的力度没有一丝的怜惜,恨不得将指甲插进她的皮肤里,语气狂到极致,邪到极致。

安慕希不知道他会突然说出如此恶劣的话,一瞬间有些呆住。

原来,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想她的?

不知是心疼,还是被他抓的疼,安慕希的眼里渐渐泛起了一层水雾,却是死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“厉时御,你到底有没有尊重过我?”

厉时御看着她眼眶的湿润,竟有那么一刻的慌神。

印象当中,这个女人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一副平静无所谓的样子,不管他怎么侮辱她,她都一声不吭,就像是一个木偶,无聊的要命。

而此刻她的眼泪,令他觉得更加的燥怒。

“尊重?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提尊重这两个字?”厉时御幽沉的眸里充满鄙夷

安慕希咬牙瞪着他,心底有股悲伤在逐渐蔓延,“厉时御,我虽然喜欢你,但我们的婚姻不是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厉时御冷声吼断她,“又想跟我说是我妈妈看中你所以非要你嫁给我的?如果你不想嫁,谁能强迫你!?”

安慕希一时无言以对。

是的,她喜欢了这个男人七年,谁不想与心爱的男人步入婚姻的教堂,三年前厉时御的妈妈突然找上她的时候她的确很惊喜,一高兴,她就答应了,根本没顾及那么多。

而厉时御是厉家公认的孝子,尤其是对他妈妈,像是一种偏爱,从不忤逆。

可她真的不知道,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如此厌恶她!

“怎么?没话说了?安慕希,别想把责任推在我妈的身上,你该学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!”

安慕希浑身一颤,却是更加激动的挣扎,“厉时御,你放开……我不愿意!!

厉时御死死擒住她,男人冷冷的纠正“搞清楚,这是履行夫妻义务!你没资格反抗!”

“厉时御,你真是个禽/兽!”

在这个男人面前,安慕希第一次失控了,强烈的羞辱感汹涌袭来,可她的抗拒无疑使男人变得愈发暴戾,她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。

“是吗?”厉时御的唇角勾起一抹冷魅又残忍弧度,“承蒙你的抬举,不禽/兽给你看岂不是对不起你的夸奖?”

安慕希咬牙切齿的瞪着他,“无耻!!”

厉时御的眸色一点点暗沉下去,女人细嫩白皙,吹弹可破的肌肤在他目光下一览无余。

喉咙一再紧缩,不再犹豫,几近疯狂的吻如暴风雨般,强势霸道的没有一丝柔情

未完待续……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!由于篇幅限制,只能连载到这里,赶快猛戳下面,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!

阅读原文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eq22.com